句号君宇

美强!习习!荷兰弟!赤司!居老师!北老师!

【周翔】说好了,我们要携手到老(二)

      父亲走后,他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  顶梁柱是不能倒的。因为一旦倒下,那个家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  他,周泽楷,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承担一切的重任放到母亲瘦小的脊背上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父亲病逝前和小小的周泽楷碰了碰拳头,语气掺杂苦涩但仍笑着说:“爸爸要到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啦,没有办法来守护这个家,守护小楷和妈妈了。所以我把这个任务交到和爸爸一样身为男人的你手上,小楷要替爸爸好好守护这个家,守护好妈妈。”然后声音突然降低,他眯起眼睛,颤抖着手拉近周泽楷,“这可是男人之间的约定哦!”

     “好!”明明什么都不懂,明明还只是个小豆丁,周泽楷的表情却无比郑重、严肃,他握紧拳头,紧攥住爸爸给他的小勋章,奶声奶气却干脆利落:“我会守护好妈妈的!”

      那一天,周泽楷已记不清是几点,只记得自己睡着又睡醒了好几次,外面的天也很黑,屋里橘黄色的灯倒是软柔柔地催人入睡。

     他迷糊醒来,看见爸爸抖着手抓住妈妈,满头大汗。爸爸分明在笑,可周泽楷觉得爸爸是要哭了。

     他听见爸爸说:“对.........不起...............呦......呦芬...”每说一个字,都要花好大的力气,“是我..............失约..................约了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但请你....你记..............记住.......................我爱你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一滴泪珠从爸爸的眼角滚落。妈妈一只手捂住嘴哭得不能自已,一只手抓住爸爸的手。两颗亮晶晶的钻石贴在一起,一起抖动着,只是一颗动着动着就忽然暗下去。

     他跑上去抱住妈妈,眼泪鼻涕一齐流下,脸上一片狼藉。

  

      他答应过父亲的,要守护好母亲。

      周母拿过碗,递给他。鲜美、醇香的气息扑鼻,顺着鼻腔,沿着气管,钻进肺里。

      周泽楷喝了口,笑笑:“很好喝。”

   “好喝就多喝点。你看看你,都这么瘦了。”周母坐在床边,慈爱地望着他,眼中满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又喝了两口,问:“我什么时候能出院?”

     周母一愣,旋即笑着说:“你看你这孩子,在医院里呆着什么都不干你还不乐意。再过两天吧。” 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 “嗯,好。”周泽楷低下头,喝着粥,前额碎发遮住眼睛。

      两天后,周泽楷出院了。

     业界的前辈后辈都来了,但孙翔没有。

     他大概有事吧。周泽楷指尖轻叩手机屏幕两下,消息框弹出:

    "周泽楷,没法去接你了。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过我这一次呗?!【双手合十 . JPG.】别生气,翔哥改天就去看你。 ”

    “好【小企鹅点头.JPG.】”他回复。可别让我等太久啊。

      孙翔每天都会跟他聊上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周泽楷想开语音、视频,听听孙翔的声音,看看他。可每一次都是无应答。

      他想问问原因,可每次都被孙翔敷衍地移开话题。既然孙翔不想说,周泽楷也就不再问了。何况心里也一直有个声音让他不要问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这天天气很好,分明是夏天,却一点不燥热。蓝天,白云,亮色的太阳,温和的风。路上的车很少,只偶尔有了一两个骑车的人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周母出门了,周泽楷也趁机溜出家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带着耳机,不时轻哼两句歌词,脚步踢踏,无比悠游、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进了家便利店。周母被闺蜜拖去M市散心了,要回来差不多要一个多星期。他今晚也不打算自己动手做饭了,就准备随便买点速食混混。

       虽说是便利店,可高级住宅区的便利店也不会小到哪去。

       随意往购物车上丢了几袋速冻,周泽楷打算去付钱,但不自觉走到了文具区。

       既然到了,那就转转吧。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车子刚拐入,就和一个人撞个满怀。那人倒退好几步才站定,脸上带着怒色:“喂!.........”忽然无声然后惊讶,“周泽楷?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看到这孙翔,问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直勾勾盯着孙翔被撞的地方,还想伸手摸一摸,但被孙翔避开了。

     “大庭广众之下你想干嘛啊?!好不好意思啊你,脸呢,脸呢?”孙翔脸和耳朵红扑扑的,一脸变扭地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孙翔飞快地眨了两下眼,快步上前,将怀中的颜料全放进购物车里:“没事没事,我可没那么娇弱!”语罢,推车走进购物架隔出的隔间,又往购物车里丢了一大堆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待一切都完成,他对着身后紧跟着自己的周泽楷摊了下手,“原来想给你个惊喜,这下子都被你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过没事,”他推着购物车,往收银台走,看周泽楷还杵在哪,有些不耐烦,“走啦!”         “啊?好。”周泽楷回过神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“这些东西我给你付了吧,就当做是你出院我没能去看你的道歉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............0-0”周泽楷看了看购物车里属于自己的少得可怜的几件东西,默默在心流泪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然而孙翔没走多远,像想起什么,摸了摸口袋,而后一脸尴尬的扭过头:“那什么,出门太急了,忘带钱包和手机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唉。”周泽楷无奈笑笑,摇了摇头: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我.........”孙翔挠了挠头,“我出去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 ”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出来时,已是黄昏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俩牵着手,走在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昏黄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。周泽楷看着身边笑得一脸肆意的爱人,也跟着笑了。他很想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,永远永远。   

"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