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号君宇

美强!习习!荷兰弟!赤司!居老师!北老师!

【周翔】说好了,我们要携手到老(三)

“记得有次你说,你们家阁楼还一直空着没用。我就想这么干了。”孙翔笑嘻嘻的,“希望阿姨不会生气。”

他铺开硕大的塑料纸,拿着胶带左沾沾、右贴贴。他身手很利落,没一会功夫儿,除特意空出的一面墙,四周皆被塑料纸覆盖。

“呼。”周泽楷趁他忙活的时候搬上来把梯子,假装挺累呼了口气。

“还是你想的周到。”孙翔笑着上前,在他脸上亲了口。

周泽楷摸了下脸,脸上立刻挂上了傻乎乎的笑容。


孙翔拿着笔,大体打草构图。

周泽楷想上前帮忙,却被孙翔推回去:“你就在这儿乖乖坐好看着,看我给你露一手。”

“那我就站你身旁看,好不好?”周泽楷搂住那只胳膊,语气软软地冲孙翔撒娇。他知道孙翔对于这样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的。

果不然,孙翔虽然一脸别扭,可身体却乐得周泽楷多这样来几次。他耳尖红红的,嘴巴悄悄咧开:“行啦啊你,多大的人了还撒娇。真是。随便你啦,别打扰我就好。”

“好。”周泽楷笑着应下。


墙上很快出现两个人形。虽然眉眼还不清晰,可周泽楷却笑弯眼睛:那是他和孙翔啊。毕竟里面一个透着肆意、张扬,尽管还只有个模糊的轮廓。

“喂!”孙翔扭过脑袋,看着成功晋升为自己小尾巴的周泽楷,脸皮紧绷着:“你再笑我就不画了!”

“唔,那不笑了。”周泽楷立马乖乖站好,然而脸上的笑意未减半分。

“算了,随便你。”孙翔没办法,只好气呼呼地又扭过头。


孙翔开始上色。

他拿起红色,去涂二人身后的云霞。

起初还用笔,到最后直接用手作笔,去描摹渲染。


“孙翔。”周泽楷在他身后叫了声。

孙翔下意识转身,冷不丁鼻子上被抹了道红。

“周!泽!楷!”他跳着叫起来,脸上却没丝毫怒色。他垂手沾了把颜料,笑着抬起头,语气故作阴狠:“你这是在找虐啊!”便朝周泽楷扑过去。

周泽楷笑着被他扑倒在地,任由孙翔在自己脸上胡乱画着。


金色的阳光透过落地窗,洒到二人身上。

黄昏总是宁静,给人安详,美好之感。


周泽楷静静盯着孙翔,孙翔也静静看着他。两双眼睛都含着要溢出来的温情。

“喂。”孙翔想说什么,却被周泽楷一个翻身打断。

周泽楷压下孙翔下意识绷起的身体,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。

这个吻很轻,也很虔诚。

像在吻举世仅有的无价珍宝。

不过也没错。孙翔就是他的珍宝啊。


自然而然,他们拥吻、做爱。

看着身下神情迷乱的青年,周泽楷眼眶蓦地一热,竟滴下两滴眼泪。他蹭蹭孙翔伸来要给他揩去眼泪的手,爱语不自觉流出:“孙翔,我爱你。”而后又急切而热切地扎进欲海。

孙翔因那句话睁大双眼,身体不自觉收紧。他笑了,如日暮云霞般灿烂。他搂紧身上的青年,费力地悬起上身,在他耳边呢喃:“我也爱你啊,周泽楷。”



孙翔仰躺在浴缸里,眼睛半睁半闭,意识已然模糊,任周泽楷给他擦洗。

周泽楷轻手轻脚给他擦净,用浴巾包起他,然后抱着这个比自己还高上几厘米的青年,快步走到床前。

晚安。他轻轻在孙翔嘴角亲了口,关了灯。

很快,屋里只剩绵长而悠然的呼吸声。


当孙翔给最后一块空白填上颜色,墙上的画就完成了。


黄发青年走在前,一手指向前,一手抓住身后黑发青年的手。二人像两个小孩子,脸上带着灿烂的笑,眼中满是激动,雀跃与喜爱。

背后的太阳半隐入山,是赤橙色。当然还有漫天火红的绚烂云霞,承接光晕,映着二人。


这是近来一直出现在周泽楷梦里的场景。

美又醉人。

周泽楷特别想就这样醉溺于此。


“周泽楷。”孙翔站在墙边冲他笑,眼亮晶晶的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走上前,也回给他一个笑。

他俩的嘴唇碰到一起。


正动情时,手机不应景地响了。

高亢、悠扬的女声打破了忸怩的气氛。

两人的脸都红扑扑的。


“小楷。”是母亲。

“怎么了?”周泽楷轻声问,眼睛却还看着孙翔。

“我十一点下飞机,来接一下妈妈吧?”

“好。”


“孙翔。”他搂住孙翔,把头埋到他的脖颈旁:“你说,我把你画的画给我妈看,我妈会说什么啊?”

“………..”孙翔没出声,身体却绷紧了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周泽楷用鼻尖蹭了蹭脖颈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回应。

然而孙翔一下挣开他,转过身,脸色惨白:“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画的多好呀,母亲一定会喜欢的。

“没有为什么。”孙翔双手揪住周泽楷的衣领,语气有些尖锐:“你不想我俩玩完,就少在阿姨面前提到我。”

为什么?周泽楷只用乌黑的瞳仁看着他,没说话。

孙翔凶狠的表情一下子塌掉,语气也软下来:“算我求你,好吗?”


周泽楷被他眼中流转的液体震住,木木地点了点头。

孙翔像得到极大安慰,一下子松了口气。他松开手,用力揉了揉脸,手脚轻飘飘地收拾起东西:“阿姨要来了。快收拾收拾,乱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
九点,孙翔要离开了。

周泽楷想送送他,但被拒绝了。

周泽楷不晓得孙翔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要走。明明几个月前,他可是非要将自己母亲一面,叫声阿姨,与母亲交谈会儿才肯离开的。


天气阴暗的,不似之前明朗。

风挺大,衣服被吹得呼呼的。

孙翔就这么走出去,迎着风。

宽大衣服下的身体竟似乎有些单薄。周泽楷甚至都觉得孙翔会被风吹散,连忙上前抓住。

“嗯?”孙翔扭过头,脸上依然带笑,却分外阴沉。

周泽楷一下子忘记自己要做什么,呆在那儿。

见周泽楷没什么反应,孙翔就挣开那只手,没头没脑的说了句:“这样不行啊。”


“我得走了。”孙翔又笑着转过身,一步步向前走,身影慢慢模糊、消失。





评论(1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