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号君宇

美强!习习!荷兰弟!赤司!居老师!北老师!

【周翔】说好了,我们要携手到老(五)

“周泽楷!想什么那?”额头被弹了一下,唤回了他的思绪。

“……”周泽楷看着眼前头上还带着米老鼠发箍,手上拿着啃过几口棉花糖的孙翔,一时间只觉眼睛温热,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心里是巨大诧异与满足:他的孙翔还在!

“去买个棉花糖,回来就见你眯着眼儿跟快睡着了似的。”

“是有多困啊?这么点空就要睡着了。”

“还是觉得和我出来玩没意思啊……”孙翔嘟着嘴小声嘟囔,不过周泽楷还是听得一清二楚。不过他还是没出声,只是忽然伸手一把搂住孙翔,把脸埋进孙翔的肚子上,紧紧的。

“….?…!…”怎么了?孙翔还没问出声,就被透过薄薄T恤沾到他身上的液体吓了一跳。他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周泽楷如此失态,便只好笨拙的回拥着,拍拍后背摸摸后脑来安抚深埋进自己怀里怎么也不肯抬头的爱人。

孙翔向来都不会安慰人,可他愿意为了自己爱的人去不断摸索、尝试。

 

原来一切都只是梦,太好了!周泽楷从未这样庆幸过、感激过。

 

半晌,周泽楷抬起头,眼睛鼻子都红红的。

阳光下,他的眼眸熠熠着光辉,好似上好的黑珍珠。他看着孙翔:“说好了,我们要携手到老。”

回应他的是孙翔的一个亲吻以及明媚的笑容:“那当然,翔哥可不会食言!”

 

他俩牵着手,像刚谈恋爱的愣头青,红着脸眼睛四处乱瞟,手却握的紧紧的。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某些小伙伴把这里当做结尾好了ヾ(=・ω・=)o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下面是我真正想的结局,也是我一开始构思就想到的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“孙翔。”周泽楷轻哼一声,睁开眼。

眼前的景象由模糊到清晰,色调冷冰冰的,也很单一,不是熟悉的米黄色壁纸而是面惨白的石灰墙,新涂过的。

原来都是梦啊。周泽楷近乎麻木的想着,眼眶也不自觉热了,但熟悉的液体就是迟迟流不出。

他轻轻用力撑起身体,靠坐着。

床头橱上放着一只保温壶和他的手机。手机上还挂着孙翔亲手做的小挂件。扭七扭八的纹络图案自由组合,简直奇丑无比。不过孙翔是个手残党,让他做这个真是辛苦了。

周泽楷伸手捞过手机,解下小挂件,细细把玩。

“吧嗒。”门开了,又被关上,周母进来了。她看见病床上一言不发的儿子,叹了口气,打开保温壶舀了碗汤。

“小楷,妈妈求你了,别这个样子好不好?”周母放到周泽楷手边,满是乞求、恐惧的开口:“我很害怕啊。”

“小孙…他...他走了,我知道你心里一定特别不好受,可你也别一个人憋着啊。”

“跟妈妈讲吧。”

“相信妈妈,好不好?”

“无论什么都好,跟妈妈讲讲你们是怎么认识的,好吗?”声音有点梗塞。

“好不好?”

“小楷?”

 

无论周母开口说什么,周泽楷依旧低着头,把玩那个丑丑的小物件,不出声。

周母捶捶腰侧,拉了把椅子坐下。她轻握住周泽楷的手,大拇指抚摸两下:“一直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想小孙也不想让你这样,对吧?”

她捏住挂件:“把这个先交给妈妈好吗?我先替你保管一会儿,之后再给你。”然而她没能抽走它,周泽楷的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白。

“不要。”他抬起头,瞳仁乌黑,像晕在纸上的两滴墨,边缘粗糙模糊,“我不要。”他盯着周母,声音淡淡的,很冰冷。像是没了人的温度。

周母听得看得一惊,却也没卸掉半分力气。

漫长的对视僵持中,周泽楷先松了手。他的视线越过周母,对着房门喊了声“孙翔。”

然后飞身下床,连鞋都没穿便飞奔出去。

他喊着“孙翔!孙翔!”,脚步飞快,像在追逐着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东西,像在追逐着那仅有的太阳。全然没听到身后周母焦急地呼喊。

只不过那个他曾数次轻拥、无比熟悉的身影未因他的叫喊而停下脚步,反而更快。

周泽楷不甘被甩下,可他没法儿更快了。

他看见那身影跑向顶楼。

 

周泽楷推开楼门,目光捕捉到一翻身跃下的残影。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已飞出胸膛,停滞在耳旁。胸腔里空空的,只能听见炸雷一般的心跳声。

他跳起扑向那抹已消失去仍残留在视网膜上的残影所在处。

越来越近了!

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呼吸、感知随着与露台边缘距离的拉近而渐渐消失。

他微微扬起嘴角,脑中却冒出了母亲。

他叹了口气,却也觉得解脱。

 

只是他还未触及低矮的护栏,身后便有双手臂环住他,将他重重一拉,周泽楷不由自主朝后倒去,倒在一具略微冰凉且宽大的躯体上。

痛哼后响起的声音难掩怒意:“你是傻逼吧,周泽楷!”

周泽楷因那声音抖了下,包裹在他周身的死寂衰败被打破,他冰凉的身体和泛白的心接触到暖而亮的光。寒气逐渐溢出,熏红了他的眼眶。

“喂!周泽楷!我还没跳楼呢,你就一副身先士卒的上赶着要往下跳的死模样!要我真跳了,你还琢磨着弄出什么花样来啊?啊!”

那人声音带着怒气,叽叽喳喳说个没完,都快比得上黄少天了!

“喂!你躺够了没有啊!我都快被你压死了!”孙翔推了推依旧压在自己身上的人。

“孙翔。”周泽楷的声音软软的,带点委屈。

“啊?”孙翔的怒气一下全消了,他伸手捏了下周泽楷的脸,“你没事吧?怎么了?”

周泽楷忽然翻了个身,双手撑在孙翔两侧,两眼灼灼:“孙翔。”

孙翔瞅了瞅他,不自在的撇开眼:“嗯,我在呢。”

周泽楷俯下身,吻落在孙翔的额头,眼角,鼻梁,脸颊,最后是嘴唇。

他红着眼圈笑着说:“没错呀,这就是我的孙翔。”他又把头埋进孙翔的胸膛,轻轻蹭了两下,泪水洇透衣服,声音更委屈了:“可他们为什么都说你死了?”

孙翔一怔,脸上挂上苦涩:“你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周泽楷一下子做起,眼圈还红着,表情却冷了:“不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见他起身,孙翔也站起,他想拉起周泽楷,可周泽楷没理他,自顾自地站在一旁。孙翔也没说话,他走了两步,背对着周泽楷坐在围栏上,两只腿悬空荡着。

 

周泽楷表情变化了几分,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,轻唤了句“孙翔。”便走过来。

“嗯。”孙翔没回头,只应了句。两条腿荡的幅度加大。

“孙翔。”周泽楷又叫了句。

“嗯,我在呢。”孙翔侧过身,朝周泽楷绽出一个微笑。

墨一般的眼弯下,红色的嘴上扬,整个人散发出热烈、夺目的光辉。孙翔啊,一个不自觉让人想到夏天的青年。

周泽楷在离孙翔还有几米的距离停了脚,伫立。

两人静静对视了一会儿,孙翔慢慢敛起脸上的笑意。

 

“你早就知道了。”孙翔开口,“一开始就知道了。”

“不!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周泽楷立马接上,还补充说:“我只知道,你是孙翔。”

“呵。”孙翔笑了声。
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周泽楷斩钉截铁地说着。

“喂,周泽楷。”孙翔却转移了话题:“你要跳楼做什么?要跳也是我跳啊,你跳楼做什么?你跳了阿姨怎么办?”

“那你呢?!”周泽楷回问,他甚至都想拎着孙翔的衣服吼:“你走了叔叔阿姨怎么办?你走了我怎么办?!”眼睛里满是血丝。

孙翔没说话,依旧笑着。

周泽楷压抑得不得了。

 

他忽然站起,打断了周泽楷的质问。他挂着笑,双脚一半置于楼顶,一半悬空:“你说,我要真跳下去会怎么样?”

“!”周泽楷愣了下,心里却有些释然。

孙翔向他伸出手:“要和翔哥一起跳下去嘛?”眉头轻轻一挑。

“……….”周泽楷没出声,他只是盯着孙翔。

然而他心里有个小人,用如诱惑夏娃偷食禁果的蛇般的声音说:跳下去吧。这样一切都解脱了,你也一样。

跳吧,你不是最爱他吗?那就别让他孤独,一起跳吧。

你不去抓住他的话,就永远失去他了!

 

周泽楷本该心动的。

可有什么在阻挡他去牵起孙翔的手。

 

是什么呢?周泽楷一时想不出,他只好说:“快下来,危险!”并上前想抓住孙翔。

但孙翔摇摇头,他一直笑着,也没出声。在周泽楷的注视下,他张开双臂,向后仰去。

“孙翔!”周泽楷的大脑一下子被抽成真空,他疯跑过去,什么念头阻隔一下子都不见了,他只想抱住他,同他一起。只要在一起就好。

那身影下落的速度远比他要快得多。周泽楷手撑住围栏,正要翻过它,去握住那个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人的手,牢牢抓住,再也不放开。

周泽楷想:从此以后,他的世界便只有孙翔一个人了。

他内心略有惆怅、牵挂,但更多的却是解脱。一中自内而外的、全身心的解脱,不再有什么会牵制住他了。

 

而一双纤细的手臂及一声悲痛的叫喊,硬生生将他同他即将要融入的世界分离开来。

周泽楷没挣脱开。

他任由那股小却坚定的力量把自己拖至安全区,任由自己眼睁睁看着属于自己的那抹光急速坠落,离自己愈来愈远,最后砸落在地上,摔成一片绚烂夺目的红。

把他的眼都染成血色了。

周泽楷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脸上的温热液体,指尖沾黏着稠而腥的血,很红很红。

猩红色渐渐退去,瞳仁重回墨一般的黑。

他的光飞走了,他没能抓住,与之共赴美的世界。

他仍旧被几根锁链牢拴在这个抹掉了他光的世界,他被迫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活着,幸福地活着。

 

还有许多东西牵制着他,阻遏着他的义无反顾。

他不能那么做,那样,太自私了。

他早就不是十几岁倨傲自负,无所畏惧的叛逆期少年了。

时间给了他阅历、成熟,自然也要属于少年时代他的无畏和不顾。

有些事,他已经没法做了,即使他想,也不能够。

 

“小楷,别吓妈妈了好吗?”破碎苍老的女声响起。

“我会受不了的,我会死的!”

他的母亲用瘦小的躯体紧遏住他,紧遏住属于她的光。

周泽楷伸出手,缓缓抱住她。她便立刻如筛子般抖动起:

“小楷,妈妈不求别的。”

“我只希望你找个好的人,和TA一起到白头。”

“我只希望你能好好过完这一辈子。”

“小孙他走了,可生活还在继续啊。”

“找个好的人过一辈子吧,别跟我一样。”

“真的,太痛苦了。”

 

周泽楷闭上眼睛,眼前是十八岁的孙翔。

如太阳般纯粹、耀眼,几乎一下子就进驻到他内心深处的十八岁少年。

时光的书页不断翻过,孙翔也在不断变着,唯一不变的是:他眼中熠熠着的光辉。

在他生命最后一刻都含着这抹光辉朝周泽楷笑着说:“抱歉啊,看来我要食言啦。”孙翔笑着,泪落到周泽楷的脸上:“答应我啊。我不在的之后,要好好的,幸福的。”

 

可是孙翔,你不在,我又怎么好好的,幸福的?

 

“好。”周泽楷闭上眼睛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落在地上,砸出无数璀璨的光芒。

 

我会如你所想,在你不在的之后,好好的,幸福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那啥,读到这里的各位,原谅我七夕这个本该快乐的节日里放毒。

总之很高兴入了周翔坑,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。ヾ(◍°∇°◍)ノ゙